• 静泊轩画廊客户端
贾廷峰:艺术家就该野蛮生长
发布者:贾廷峰  发布时间:2013-04-21 21:44   阅读:1648

贾廷峰:艺术家就该野蛮生长
 

文章来源:《博闻旅游指南》

嘉宾简介:贾廷峰,北京太和艺术空间董事长,《艺术收藏》杂志主编、著名艺术经纪人、艺术策展人。

编辑按:当我们于某个周末的下午造访位于北京东北角798艺术区深处的太和艺术空间时,须发花白的贾廷峰先生已经在其简洁的办公室里摆开茶具,静静地等候我们的到来。在我们达到后不久,又有好几拨朋友,有艺术家,也有经纪人,如约或慕名而来,找他,或聊画,或聊画家。显然,诸多圈里人,已经把他作为某种精神力量,希望从他那里,得到一些助益或启发。

而当他把他收藏的在目前看来跟那些“天价艺术家”的市场价格还不能相提并论、但潜力无限的艺术家的艺术作品展示于人前时,所表露出来的那种无限的敬佩与热爱,是任何一个非浸淫其间许久的人难以体会的。

地球村,容不得你眼睛只向内看

博闻旅游指南:今天的话题是“艺术与旅行”,在你这么多年从事艺术经纪事业,发现艺术家的过程中,旅行对你来说有哪些启发?

贾廷峰:古人说,读万卷书、行万里路。从某种角度来说,行万里路比读万卷书还要重要。人们常讲,见多识广。见的不多根本不可能有见识,很多书生,读了无数的书却没出过门,到生活当中就跟个傻子一样,又酸腐又无聊,又自私又狭隘,又自以为是。

博闻旅游指南:我想在艺术界可能会有这样的争论,比如我是搞中国水墨画的,需要去借鉴西方的油画技法吗?

贾廷峰:作为一个现代人,跟过去完全不一样了。你现在生活的环境就是地球村,不是像过去,可以固步自封、闭关锁国,不是那个时代了,由不得你不受外来信息的一种熏陶、感染,你看,大家都有苹果手机了吧,全世界已经变成了一个小村庄。没有这种胸怀,没有这种眼界,你想退到宋朝去,退到唐代去,肯定回不去了,因为世界已经变了。

博闻旅游指南:国内有这样的一些年轻人在这么做吗?他们画水墨画的同时,不是到中国的山川间去搞写生,而是去周游世界。

贾廷峰:当然有。水墨画是一种才智,更多的是民族的一种精神。当然,油画,雕塑,是另一种才智,传达的是另一种精神。当今中国的水墨艺术,要求你传达的是中华民族最牛的精神,这是最重要的。怎样把中国最牛的精神传达给全世界,这是功德无量的事业。如果你的眼睛只是向内看,再怎么画,也超越不了唐宋抑或明清的那种高度,范宽、李唐,八大山人,那些人都已经非常牛了,你想超越他们,很难。

博闻旅游指南:你觉得现在这些艺术家跟古代的艺术家比,要想突破的话,在什么方面会更容易些?

贾廷峰:可以说,现在的艺术家走大运了,生长在这个时代是他们的幸运,世界各地的文化成果一下子都冒出来了,就看你有没有眼力去发现、去判断、去汲取营养。过去没有这样的机会,连汽车都没有,更别说飞机了,消息都是蔽塞的,所以造成了古人的艺术风格相对来说保守,当然另一方面是显得很安静。现今的世界是繁杂的,信息是庞大的,但却给智者一个很好的选择条件,给有准备的人有了更大的选择余地。

博闻旅游指南:你觉得选择的余地在哪儿?

贾廷峰:选择的余地就是择优而行,就是你要判断哪些是优秀的东西,然后量身定制。这需要功夫,需要花大气力去判断。量身定制是什么意思,这个东西是好,拿过来你能不能用还不一定,需要你自行择优选择,它再好,因为你的性情、你的修养、你的学识还达不到嫁接,还不行,你强行地弄,变得很生硬。

博闻旅游指南:那国外是不是有一些方法,可以慢慢的让艺术家突破自己?

贾廷峰:当然可以,万事万物都是相通的,而且一切的东西都是渐修和顿悟的过程,你必须做大量的加法,就像我在世界各地走了很多国家。这个行当我做了20多年,从最早的做拍卖到杂志,到画廊,到签约艺术家,到写文章,这文化艺术产业链每一个链条我都了如指掌,我当然知道什么样的画是好画,什么样的艺术形式是这个民族最优秀的。

博闻旅游指南:在你行走的过程中,有没有过顿悟?

贾廷峰:当然有。去年的时候这种念头挺多,刹那间的事情,刹那间的觉悟。这是积攒下来的,一种刹那间的不自觉的一种状态。

博闻旅游指南:更多的来自内因还是外在的影响?

贾廷峰:外因的只是一种触动,主要的还是心灵深处的一种碰撞,不约而同,自然而然的东西,不是刻意的。

博闻旅游指南:举个实际的例子,你在哪个国家看到什么景象时时有了触动?

贾廷峰:去年我在德国的时候(我在德国也有工作室),他们政府邀请我们举办一个中国艺术家的展览,我就感觉到很大的触动。首先那里是阳光明媚,当时我去的时候,一片绿色,蓝天是蓝天,白云是白云。他们的眼睛很单纯,看艺术的眼光让我很感动。

博闻旅游指南:观展的人群是专业人士为主还是非专业人士为主?

贾廷峰:有专业有非专业,老百姓、官员都有,各色人等。但是他们那种对生活,对艺术的热爱,一看就是发自内心的,让我非常的触动,很感动。我再想想我们国人,我搞了无数次的展览,非常热闹,但只是场面热闹得很。

博闻旅游指南:你的感动来自于这种文化差异的对比呢,还是觉得应该有这样的责任心去改变目前的现实?

贾廷峰:两者都有。首先是对比,不自觉的对比。我感觉我们这个民族,在近几十年里,经济的发展得过快,人的心灵跟不上趟,道德、信仰远远跟不上,我们走得太快了。

博闻旅游指南:你在跟德国的艺术家们沟通,有没有发现差距背后的东西?

贾廷峰:差距背后,两种东西。我没想到,德国人对中国文化是那么喜欢,让我大吃一惊,他们对中国的老子、庄子有很深的研究,比我们中国人研究的还厉害,真是这样!我原来对此了解得很少,以为我们的水墨画他们不懂,需要跟他们解释,但实际情况是根本不需要。艺术属于全人类,这个一定要告诉所有人,不要以为我们的艺术是最牛的,别人看不懂;也不要以为西方的艺术是最牛的,我们看不懂。不是这样的,只要你是好的艺术,总是有人懂,因为它属于全人类,是全人类的精神产品。否则,我们就很容易陷进我们自己设定的小圈子里去。

我认为,世界对艺术的认识有一点是共通的,那就是在最高层是相通的,当然二流、三流以下就不通了,很费劲,你解释他也听不懂,他解释你也听不懂,只有最高智慧是相通的。包括在美国也有这样的感触。他们对艺术的由衷喜爱,令我感动不已。我在美国办的展览很成功,他们邀请的中国唯一一家水墨画廊就是太和艺术空间。我选了3个人,做了一个以中国山水精神为主题的一个展览,可以说九成以上的美国人都说“Very good”,喜欢。西方人坦诚,不会把不喜欢说成喜欢的,不像我们国人说“不错不错,可以可以……”,那只是一种寒暄,而他们就是喜欢,是发自内心的。

我有时候甚至想,我宁可把画卖给这些外国人,喜欢艺术的人,便宜或者送,我都不愿意卖给中国的这种暴发户,看都不看,床底下一塞等着涨价。这是我很大的感触,因为他们对艺术充满着热爱,艺术给他们带来精神上极大的享受。所以说,我也是在传播一种我们的文化,我很自豪;但在中国,我很郁闷,甚至是孤独,好的东西有的人瞪了两眼没有感觉,触动不了他。

博闻旅游指南:也就是说,西方社会的收藏者会把自己对艺术品的体验沟通出来,是吗?

贾廷峰:他们是把艺术溶进了他们的生命当中,是生活方式的一部分,他们小时候都是受过训练的。各大博物馆、艺术馆经常能碰到小孩子在那儿看,都让我感动。他们绝对在艺术方面训练有素,不是偶然的。

博闻旅游指南:目前,国内也有一些旅行社在组织学生去游学,特别是去法国、荷兰看一些西方的著名油画。你觉得这样一种形式,在目前中国这个阶段是否是合适?

贾廷峰:我们需要到处走一走,看一看,体验一下西方文明,非常必要,但这远远还不够。我认为,艺术家和普通大众应该是两种不同的安排。艺术家肯定要深入一些,不要泛泛地搞,大家匆匆忙忙的,跟着旅行团到一个地方照个相,那是不行的,要静下来,在那儿待一段时间,跟当地的艺术家进行深入地交流、探讨,然后比较东西方文化的差异、共性在哪里。对于老百姓来说,我们最需要的是普及,最基础的东西,什么是艺术的美,我们太欠缺了。

博闻旅游指南:如果是一个普通的对艺术感兴趣的小孩去国外的艺术画廊参观的话,你对他们会有什么样的建议?

贾廷峰:建议到一些大的博物馆去看,包括那些以传统经典艺术品为主的博物馆,还有些现代艺术馆,都要让他们看。看的时候呢,最好有大人带着,有同声翻译。翻译的时候要捡经典的东西给他们讲。要不断地讲,这很重要,不要匆匆忙忙看一下就过去了。

我们小的时候,说实话,去看的官方美术馆,包括国家级的美术馆,很多是一种体制内展览,对启发人的心智帮助并不大,甚至是误导。但是很多经典的东西值得去看,这个时候需要大人帮忙去判断,我们民族有许多绘画大师,齐白石、张大千、徐悲鸿,等等,都值得带孩子去参观。另外,一些民营的美术馆,比如今日美术馆,一年也有很多好的展览,这些非官方组织的一些展览有的也很好。

我们对现代艺术这一块,整个国家都是非常欠缺的,根本不懂,不了解,很陌生。我有一句名言,叫“无知不可怕,放大无知给别人看,很可怕。”这是我的名言,你不懂不要紧,不要说这不好那不好。你不懂怎么就能说不好呢?你没见过怎么就能说很差呢?你固有的思维是错的,你每天所受的传统教育甚至也是错的,所以这点很可悲,开启不了心智。

博闻旅游指南:那怎么样让孩子们对艺术有一个系统的认识?

贾廷峰:要先了解世界上的艺术流派,和中国古典艺术的传承脉络,一直到我们现代的艺术流派。西方绘画艺术发展脉络非常清晰,包括我们中国的绘画艺术,也很清晰。基本的了解还是需要的,有这方面的音像制品,可以给孩子们慢慢放着看,一开始可能不感兴趣,慢慢给他看多了,他就有兴趣了。再有机会看到原作,看到实物,再到博物馆里去体会,让它溶到自己的血液里,自然而然会好。

博闻旅游指南:中国人似乎还没有形成去欣赏人家博物馆的习惯,目前出国去看博物馆的还比较少,因为很多人还是觉得,有名的比如法国卢浮宫,我要去,没有名的我可能就不去了。

贾廷峰:这次我到德国去,他们顺道又送我到法国去看了很多美术馆。我去过好几次欧洲,很有感触。一到LV店,一到大牌饭店,全是华人,一到美术馆,几乎很少看到华人,我感觉是一种耻辱,很丢脸。我们有些画家到那里去后回来,带上十箱八箱的名牌回来,我想想都丢人,这点很尴尬。一到国外,特别是西方人的小孩子,对艺术的虔诚是发自内心的,我们中国人怎么对物质那么感兴趣?八箱名牌,一辈子也用不完,有这个必要吗?你怎么样赢得别的国家人民的尊重?我这次从美国回来,深有感触,我在美国转了十几个城市,不是说西方人都是好的,但是至少我见到的人都很有礼貌,彬彬有礼,没有大声喧哗。

博闻旅游指南:西方世界大都具有宗教信仰,这些画家在创作的时候,会不会在主题上有先入为主的方向性?

贾廷峰:这样的方向性太好了,没问题。但往往我们的主题创作就弄歪了,花了很多钱,甚至国家拨款,结果弄歪了。

博闻旅游指南:那些有宗教信仰的画家,在做宗教题材的绘画时,跟以前的画作比有没有创新的地方?

贾廷峰:当然有,因为时代不一样了,生活环境都不一样了,他们的艺术创作语境也不一样了,所以他们的表现手法和精神都在随着当下的时代发生改变,让人感觉很亲切。

博闻旅游指南:那目前西方绘画艺术有没有碰到一些天花板之类的困境呢?

贾廷峰:有,他们也遇到了一个问题,我在欧洲、美国转悠了几年,他们自己也感觉到他们的艺术似乎走入了一条死胡同。他们的绘画系统非常健全,每一历史阶段的特色都非常清晰。但从现代主义走出来后,下一步怎么走,他们也不知道,所以当他们看到我们中国的水墨画时很激动,他们认为他们可能会走东方神秘主义里的那种东西。我感觉,但不一定准。

博闻旅游指南:对于想去国外的中国水墨画家,他如果到西方去看画,应该借鉴什么?

贾廷峰:中国的水墨画给人的感觉有点弱,就是表现力不够。我们的技法和形式感不强,给人感觉软绵绵的,力度不够,不过这是我们文化的一个特征。这方面真的是如果做不好的话,就弱得让人看不见了,这是不行的,所以西方的那种表现主义,非常值得中国的水墨画家学习。包括西方的色彩,完全可以由中国的水墨画家所用。为什么不可以呢?中国的水墨画家用色彩的非常之少,他不敢,他认为色彩就是西方油画家们用的那样,其实不是这样的。

博闻旅游指南:我的一个朋友是学油画的,如果他要走出去学习西方的油画,他应该借鉴什么?

贾廷峰:其实他应该反过来学习,学习中国水墨画中的精神。如果他的写实能力、造型功底、色彩表现都不错,但没有明显的风格,那他就应该从中国水墨中吸取东方神秘主义的内核,也就是把这种精神变成诗性化的语言。

博闻旅游指南:目前来讲,中国的油画家跟西方的当代水平还有差距吗?

贾廷峰:大部分有差距,而且差距蛮大的。但是一流高手,差距已经很近了。而且加上对中国水墨精神的运用,这种丰富的、神秘的东西,由内渗出,有的东西很不错,但是极少。

博闻旅游指南:你经常跟国外的一些画廊交流吗?从他们那儿能学到什么东西?

贾廷峰:交流。他们经营管理的那种规范性,甚至对每个细节的要求,都值得我们好好学习。

博闻旅游指南:可能中国的画廊往往讲求人本色彩,比较随意?

贾廷峰:对,他们比较严谨,甚至是他们的挂件、纸张、办公椅的摆放都非常讲究。包括他们的名片设计,包括老板的打扮,非常的严谨,一丝不苟。我们做得不够,也是因为我们意识不够。我们太粗糙了,我老是认为我能画好,我的货硬,其他都不需要了,其实不是。很多画廊,这方面弄得很好,但是画差。国外的画廊不是弄得多豪华,而是简约朴素,有品质。这方面我们做得不够。

博闻旅游指南:这种对形象的要求,是否能够更好地吸引消费人群来参与?

贾廷峰:当然,而且是更高端的消费人群。

博闻旅游指南:请你推荐三个艺术圣地,让你有顿悟的地方。

贾廷峰:美国的MOMA,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世界一流;还有法国的蓬皮杜国家艺术文化中心也很好,当然大都会艺术博物馆看经典东西比较好,毕加索美术馆专门展览毕加索的作品,还有一个巴黎奥赛博物馆也蛮好的。

艺术家就该野蛮生长

博闻旅游指南:作为一个艺术经纪人,你从走出去开始到现在,你的心态、或心路历程,有没有发生一些变化?

贾廷峰:肯定会发生些变化,从一开始的憧憬、向往,到走近它,融入它,再到很平静地看待它,然后再回过头来看我们东方文化。我们东方有非常独有的东西,这是我想说的,非常独有的东西是什么?很多人不知道,甚至连我们的政府都不知道。我这次展览,主题是“中国山水精神”。什么是中国水墨画最厉害的东西?什么是“中国山水精神”?我现在已经悟到了一个东西。这就是我刹那间悟到的,这是我的原创,我认为中国最厉害的精神是儒释道合三为一的东西。佛家,讲究明心见性,刹那间觉悟;道家讲究,天人合一,不要改造自然,要顺应自然;儒家讲究,仁者乐山,智者乐水。多牛的智慧,多牛的境界,放在21世纪同样是一流的智慧。但这三者合一,需要大智慧才能揉到一起,我们的包容,我们吸取外来文明的能力,是世界一流的,这是中华文化最重要的特征。

博闻旅游指南:在你觉悟的过程中,有没有发现比较典型的,让你眼前一亮的东西?

贾廷峰:中国当代的一流艺术家,他们的作品里也会有西方人会的技法和理念,但中国艺术家在水墨里面的那种无穷无尽的演变,西方人没有,这就很厉害。只是因为我们传播得太差了,如果给他们创造条件和机会,把他们的画作放在世界顶级的博物馆里,跟当代西方最牛的艺术家的作品放在一起,我们绝不逊色。中国当代的这些一流画家,大多数在民间,体制内的很少。

博闻旅游指南:你发现的这些民间顶尖的高手,他们是怎样产生出来的?主要是因为社会背景还是他们的个人修为?

贾廷峰:两个因素都有。研究一个人,肯定不能脱离这个时代,我们这个社会虽然有很多禁锢,但恰恰是这些东西,才能激发出更厉害的人,产生超人的智慧,超人的能量和品格。

博闻旅游指南:他们的成长模式是什么样的?

贾廷峰:野生,野蛮生长,这很重要,对于一个艺术家来说太重要了。这是我的座右铭:野蛮生长。如果给他制造一些光环,美协、画院、体制……完了,他的创作灵感就没了,如果他的创作就为了取悦于他的领导,取悦于市场,那么跟艺术无关,才华就彻底废掉了。

搞艺术,我的体会还是天生的,后天形不成一些东西。天生的才华,你的悟性、对艺术的感知能力、勇敢面对这个世界解决难题的能力,都是天生的,当然后天的建设也很重要,但是甚至连后天的建设能力,我认为都是天生的。

博闻旅游指南:他们这些人在成长的过程中,有没有放眼全球的过程?

贾廷峰:有。不仅有,他们一直在做,只不过我们传播得太差。我接触的这些人,他们有的都被国外顶级艺术机构请去演讲、展示,只是我们国人都不知道,因为他是民间的,国人没人知道。

博闻旅游指南:是不是他们在进行艺术创作的时候,本身没有想过最终结果可能靠这个发大财之类的?

贾廷峰:两种情况都有。有一种呢,可能真是饿得受不了了,不拼命他不能活下去,这样激发出了他的斗志,这是一种;另外一种呢,可能天生喜欢艺术,执着得很,玩了命地干,吸取各种营养,也被他搞出来了,自然而然也有人去欣赏。

博闻旅游指南:国外对于这种有艺术天分的人,政府或社会有什么样的方式来支持他们?

贾廷峰:在国外,基本上没有什么美协,也没有什么这画院、那组织的,还需要给官方交作业,他们人人平等,只看你个人能力,你能卖画,你就能活着,你就很牛。在美国,我知道他们有资助艺术家的基金,像洛克菲勒基金会,支持画家的一些生活费用,并为画画提供一些便利,甚至给画家提供旅行机会,让你去参观博物馆,只要你是有才华的人,他就支持你。这多好呀,但是在国内没有,所有的资源都让体制内的人霸占着,太不公平了。民间的画家画得再好,有的甚至连展示的机会都没有。

我这次到国外感触很深,在国外也经常会办一些体制内的展览,参观者寥寥无几,没人欣赏你那老一套的东西;但是一些体制外的优秀艺术作品,他们很推崇。为什么?江湖这些高手要是画不好就饿死了,他们要非常非常优秀才能活命。

另外,在国外基本上分工很明确,什么人干什么事,这点我感触很深。一个画家,除非是那种很低端的,三四流的自己上街上练摊卖画。在中国恰恰相反,中国人甚至不需要画廊,我都感到很意外。我们辛辛苦苦地传播着文化,多有价值的事情,在中国根本不需要我们,更多的是些投机者。画家自己卖,经纪人都没有,自己又是画画的,又是宣传的,又是卖画的,自己定价自己忽悠,在西方人看来最丢人不过了。哪有这样干的?

博闻旅游指南:中国是否也会走向那个过程?

贾廷峰:很难,需要漫长的时间,需要法律和制度的支持。

让艺术归于市场

博闻旅游指南:你是否认为,国外的艺术品市场跟中国的艺术品市场是不一样的,中国的市场可能更多的不是真正的需求?

贾廷峰:中国的市场更多的是一种投机和礼品市场,真正收藏艺术,收藏快乐,收藏文化的人有没有?有,这样的人我也见过,但非常少。国外不是这样的,收藏者是在享受艺术带来的乐趣,这就相差很大。艺术融入他们的生活当中了,他认为这是很高级,很幸福,很快乐的事情,而我们的收藏者很多是用来炫富用的。

博闻旅游指南:有什么样的形式,能让这些真正有实力的收藏者逐渐认识到,除了这几个耳熟能详的艺术家之外,还有大量的画作值得购买?

贾廷峰:其实这个问题很复杂,要解决也非常难。最根源的东西,就是提高国民素质,还有就是机制。一个非常不正常的现象是,有些中国的五流画家甚至比西方的一流绘画大师一年赚的钱还多,简直不可思议。我这次展览的画作,并不是去卖的,但是要真的想卖,尽管很受他们欢迎,但要是超过3万美元的画作在美国就不好卖了,人家都在享受所有老百姓都可以买得起的艺术。中国的艺术家,今天5万一平尺,明天10万一平尺,天天自己给自己涨价,太离谱了。

博闻旅游指南:其实中国人看到的能在苏富比等国际拍卖行拍卖的画作,只是现实有价值的艺术品中的很小一部分对吧?

贾廷峰:那是极小一部分。那种已故的大师的画作,数量极其有限,就像齐白石,傅抱石等,那种贵是应该的。我们现在当代的艺术家,有些简直疯了,价格离谱透了。哪有画家自己定价的?应该是买家说了算。在国外,一个艺术家曾经找我给他做经纪,我问他多少钱,他通过翻译说“您认为多少钱合适?”你看,这多好。在国内我很少碰到这样的,动不动就多少钱一平尺。作为艺术经纪人,我要对两个人负责,一个是收藏家,一个是画家。画家价格要得越贵,画作越卖不掉,那就是空的。自己把自己架空了,没有意义。

我曾经写过一篇文章,《画家之间攀比价格,害人害己》。国内艺术作品的价格来源于什么?来源于“比”,这是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咱俩是同班同学,你的画作8万一平尺了,我也不能丢人嘛,我定9万,然后10万……这么比,全都是虚的,假的。那收藏家一弄就上当。

博闻旅游指南:国外有没有这样价格虚高的问题呢?

贾廷峰:比较少,至少我没见到。

博闻旅游指南:你所说的目前国内艺术品市场出现的问题,是否可以理解为“双轨制”造成的呢?就是体制内的人养尊处优,坐地开价。如果大家的作品全都拿到市场上来,是否会加速发展到你刚才说的国外模式?

贾廷峰:当然,那就公平了,是骡子是马,出来遛遛。谁画的好,谁有需求,谁的就卖得好。现在不公平,结构出问题了,一下子就乱套了。

博闻旅游指南:另外,国外的画廊会不会像电影院一样,广泛地去做一些宣传?

贾廷峰:当然。画廊都会搞出版、展览,还会向博物馆推荐。国外的博物馆很少直接从画家手里买东西的,每年拿出一部分资料来,从画廊那儿买画。

“我绝不售假,永远保真”

博闻旅游指南:画作的定价,如何才能回归真实价值呢?

贾廷峰:我在2007年搞过一场拍卖会,实际上那次我是在跟中国艺术品市场的固有体制在较量,当然我会失败,虽然那次我很成功,但是从长远角度看我是失败的。在那场拍卖会上我最大胆的一个做法是拍品保真,我有法律文书,如果谁说是假的,可以告我,向我索赔,我赔,我等于给自己套上一套枷锁,多狠呀。那场拍卖会很精彩,至今我仍为当时的魄力感到自豪。因为当时艺术品市场中撒谎现象到处都是,国外收藏者早就对此愤怒了。但我从业20年从不卖假画,我承诺不卖假画,而且永远认账,像刘文西的画,我1万块钱就给卖了,我唯恐他不退给我,我给他加十倍价钱,你退我吧。我能赚一百倍。

在那场搞拍卖会上,我的那几大理念,可以说十年之内很少有人能超越。其中有一条是,我拍卖的有100块钱的画,也有1000万的画,也就是说我没有门槛。你想买,100元的也有,当然那画也就是值100元;如果你是很牛的收藏家,我用1000万的画伺候你。我把这个门槛取消了,艺术属于全人类,是属于所有人的,不是说只给富人准备的,穷人同样可以。

所以那场拍卖会,我现在想想仍然很自豪,拍卖当天人山人海,很多外行来买。而且还有一个,我拒绝当代所有的画家送拍品,这点狠呀,我不让你炒作,你说你给我付买卖双方的佣金,但我不要你的钱,我认为这是不义之财。我建立了一个游戏规则,你必须找经纪人,找代理商,找画廊,我跟画廊、机构打交道,他们会对我有保证。你一个五流画家,跟我忽悠到1000万,我才不让你这样干呢,你等于在骗收藏家。我设这个规则非常合理,在中国没有人敢这样干!所以说我那一场非常成功,单场成交额几千万,在2007年艺术市场那么差的时候,已经很不错了。

博闻旅游指南:后来你有没有继续做这样的工作?

贾廷峰:不做了,大环境不允许老贾“一意孤行”。

博闻旅游指南:那么国外都是怎么做的呢?

样贾廷峰:在国外,我这种行为太正常不过了,大家都在这么干。

博闻旅游指南:国外怎么样保证艺术品的真假呢?

贾廷峰:国外人家都是签字的,一切都是有合同,有契约精神的。在国外如果你造假了,是要抓起来判刑的,谁敢冒这个险呢?欧洲现在出现马肉事件,才是1%,但中国有多少食物中毒事件啊。

博闻旅游指南:在目前仿画遍地的情况下,你觉得什么样的方法可以慢慢地改变这种现状?

贾廷峰:法律、契约、道德,应该这么说。

博旅游指南:就是说,以后我卖画也跟人家签合同?

贾廷峰:不一定用,但会给收藏者出具证书,我们所有的画出售的时候都是有证书的,我有钢印,我得签字,我一辈子保真。拍卖行不给你保真,买到假的,哭去吧。但是我搞拍卖,我是保真的。

另外媒体也很重要,一定要引导现在的收藏者,不要有过多的投机取巧心理。即使是作为送礼用,也别送假画,人家多少年之后知道这是假的,人家也会恨你的。我见过太多高干的家里,一大堆画让我看,我都不敢看,说假的,人家就急了,说真的,昧着良心,所以我都不愿意看,哪有几幅是真的?太可悲了。

艺术经纪人的神圣职责就在于发现大师

博闻旅游指南:你这次受邀去美国办展览,他们为什么邀请你去呢?

贾廷峰:不瞒你说,在北京798艺术区,最早办水墨画廊的人就是我。798那么多当代艺术画廊没选,现在反过来看我们中国现在的当代艺术存在很大的问题,我现在想想,我也许是走对路了,我是永远比别人超越几年的那种,从不跟风。我来到798的时候,是金融危机最厉害的时候,很多画廊倒闭了,关门了。当时我就想我的机会来了,我要开个什么样的画廊?我要开一个水墨画廊。798是中国的土地,在中国土地上没有一家中国的水墨画廊,这是中国人的耻辱。我当时就是这样想的,油画、雕塑、影像……我不能说他们不好,当然好,但是跟西方的不能相提并论、对话,门儿都没有,说实话,因为你是克隆人家的;水墨是我们民族自身的,大家却意识不到这点。所以我当时就大张旗鼓地干起来了,当时很多人都说老贾来错地方了,这是搞当代艺术的,你弄水墨的来这里搞什么?

当然,我现在签约的画家少了,越来越少,现在也就四五个,但我办的展览挺多的。我做了七、八十个画家的水墨展览,多牛呀。我就不服这口气,水墨为什么不可以是当代艺术呢?徐冰的水墨当代多牛呀,放在世界各地的博物馆都不丢人。水墨是中国人玩的,你作为一个当代艺术家,完全可以有当代性,所以他们看中了我这一点。

这次美国迈阿密展览我选了好多幅作品,最终我选了三个人,刘知白,刘进安,昆仑子。刘知白是已故的,20世纪最后一位山水画大师,中国美术馆在搞他的作品展览,他的作品是和黄宾虹放在一起的,中国美术馆把他列为了大师级人物,但我做的时候,没有人知道他,是个隐士,已经去世了,说明我的眼光还是超前的。我感觉有责任推他,画得非常好。

博闻旅游指南:那你推他,有利益诉求吗?

贾廷峰:有一些利益,但更重要的是责任。他已经去世了,又不可能送我画,但是我买他的东西,我也推他,我认为他代表这个民族的一种精神。画了七十年,在贵州,一个偏僻的地方,画了70年没人看得懂的抽象画,我为他做推广,是为了表明我的一种文化立场。

 博闻旅游指南:你是通过什么途径知道他的呢?

贾廷峰:我是从网上,从书上知道他的。这个人很厉害,代表了我们这个民族的精神,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但是他画的抽象画,在贵州卖不掉。另外一个画家,是体制内的,叫刘进安,首都师范大学美术学院院长。体制内也有高手,所以我是包容的。他画山水太棒了,很有现代感。还有一个自由职业艺术家——昆仑子,什么名头都没有,他的西部山水特别卖座,美国人喜欢得不得了,今年的67月份美国一家大的艺术机构邀请他做个展。他们特别推崇他,认为他的作品中有一种雄浑苍茫的东方神秘特质。我选了这么三个人,搞了个中国山水精神画展,我们的水墨展览在这届迈阿密艺博会中成为了最大的亮点。

博闻旅游指南:国外的艺术画廊,在经营过程中,更多的是在于发现大师及精品,还是服务于大众?

贾廷峰:国外画廊分很多种,有一种单纯是商业目的的,占多数;还有极少数的画廊是为了反映这个时代的一种精神,这个国家的一种精神,一种超前的民族意识,民族精神里的一种表达方式,这种画廊国内国外都很少,而太和艺术空间倒是有心向全世界推介和弘扬我们这个民族最优秀的文化艺术,非常渴望得到社会各界有识之士的共同参与,一起完成这个夙愿。

上一篇: 【对话】衲子画展:诗意地栖居 心... 下一篇: 静泊轩画廊------丁立人彩墨...